炸金花游戏:艰难维持生计 内斗几时休?

admin2019-10-19炸金花游戏浏览:279

  原标题:小米的“焦虑”

  你曾是“米粉”吗?还用小米手机吗?

  小米像坐了一趟过山车:在五年内做到全国第一,又在三年内沦落为第五,受华为挤压、又被OPPO和VIVO超越,让人直呼“太难了”。

  褪去高科技企业的光环,依靠性价比起家、不善研发的小米正在技术的迭代中失去优势,同时,依靠模式复制和贴牌模式做大的智能硬件业务也面临挑战。

  硬件业务的瓶颈,正严重危及整个小米大厦。慌乱之下,小米推出严重超前的5G手机和近2万元的概念机,同时宣布斥资120亿港币大手笔回购,依然无法换取信心。

  浪潮褪去,小米是否在“裸泳”?

  从“三级火箭”到“铁人三项炸金花游戏”

  小米成立于2010年3月,依靠高度模仿苹果的外观、极高性价比和“饥饿营销”,“小米手机”一度风靡国内,在2015年做到中国手机出货量第一。

  随着小米手机大卖,其“三级火箭”模式浮出水面:通过低价硬件吸引用户,形成高黏性的用户场景,最终实现变现。

  小米的“三级火箭”,一级是高频的头部流量,即手机;二级是指通过硬件沉淀商业场景,如小米商城、米家等;在一二级火箭的助推下,最终形成第三级火箭:一个高利润的互联网产品。

  “三级火箭”,是至今仍为互联网公司极推崇的商业模式,不论是京东、阿里,还是拼多多、美团等。这一商业模式的背景,是通信技术和智能手机的普及、全球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,人口红利推动了“三级火箭”的产生。

  但在小米的第三级火箭尚未成功推出之际,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就已经结束了:2018年,全球移动手机的出货量下滑4.1%;中国移动手机的出货量下滑11%,人们在移动互联网上花费的时长增速放缓。

  主讲《产品思维三十讲》的梁宁,对于小米的三级火箭推崇备至,其表示,如果小米能开“100万个小米小店,那真是插根扁担都能开花”。

  遗憾的是,扁担还没来得及插,这个项目就黄了:小米上市后一个月,小米宣布关闭河北快米科技公司,小米小店项目终结。

  这从侧面说明了小米的三级火箭模式正遭遇挑战。小米悄然将其战略重新描述为“铁人三项”——手机为核心的智能硬件、小米网站新零售以及MIUI系统为载体的互联网服务。

  从公开报道来看,小米从2017年开始大张旗鼓宣传“铁人三项”。小米希望将这三大生态发展成为大小米生态闭环。

  这一转变,意味着小米准备去手机化,实现多元化营收。

  硬件业务,以手机为核心,并寻求通过电视和路由器占据用户的客厅;新零售,将小米线上线下渠道打通;互联网服务,以MIUI系统为载体发展云服务、影视娱乐等,甚至互联网金融。于是,我们就在微信的朋友圈等很多地方见到了“小米贷”的广告。

  随着科技的发展,消费电子进入物联网时代,从不忘营销的雷军再次适时推出手机+AIoT双硬件双引擎战略,智能硬件和手机一起,成为小米获得用户的基础。

  纵观小米的发展历程,在移动互联网刚兴起之际,通过极致性价比的手机获取用户,并打造三级火箭模式;随着时间的推演,小米将商业模式悄然演变为铁人三项,并适时追逐了资本市场的新零售和物联网等热点。

  就获取用户的本质而言,小米与其他互联网公司并没有区别。拼多多、京东、阿里(淘宝)“烧炸金花游戏钱”,小米“烧硬件”,变相补贴的同时积累利润。

  从小米商业模式的本质来说,无论是电商还是金融,都高度依赖于用户稳定;而如今大谈特谈互联网的小米,依然是一个硬件厂商。恰恰在互联网转型、寻求变现的关键时期,小米获取用户最核心的产品——小米手机出现了问题。

  根据上述模型,一旦硬件出问题,用户就会流失,场景、变现无从谈起。纵观上世纪70年代人类的第三次科技革命至今,即使如IBM、CISCO、诺基亚等全球知名大公司,要在硬件领域保持持续领先非常难。

  依靠性价比和营销起家的小米更是如此。实际数据也证实,小米的手机业务正在塌陷:一方面,全球手机换机潮结束并进入存量竞争时代,小米的极致性价比难获认同;同时,华为挤压、OPPO和VIVO后来居上,小米从第一变成了第五。

  手机业务坍塌

  9月24日,小米发布新品:售价3699元起的小米9 Pro 5G和售价19999元的5G环绕屏概念机。前者是目前小米唯一一款起售价超过3000元的手机;后者是第一款年轻人买不起的手机。发布会上,雷军不忘向“米粉”推荐:小米9PRO性价比最高,最值得买。

  新品推出后,小米的股价暴跌4.6%,就算在第二天宣布2亿港元回购,股价也毫无起色。

  3699元的起售价,比小米9贵了700元,最大的卖点是5G,被称为业界价格最低、最良心的5G手机。但尴尬的是,目前5G的基础设施建设还不足以支持换机潮。

  相比之下,华为和苹果均未推出5G版本,两大厂商均表示,5G并未成熟,不足以推出一个高质量的产品。这让小米的5G手机更像“智商税”。

  事实上,“押注”尚未成熟的5G,背后是小米的焦虑。

  近年来,小米手机逐渐失去消费者:根据IDC,2019年二季度小米在国内市占率从13.9%下降到11.9%,落后于苹果、华为、OPPO和VIVO。

  根据国金证券最新数据,9月份小米手机共新增设备289万台,环比下滑 18%,同比大幅下滑41%。今年2月发布的旗舰机小米9累计销量仅500万台。

  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,在安卓手机和华为手机的换机取向中,小米均位列最后。

  市场份额下跌导致公司业绩“失速”:2019年第二季度,小米手机销量3210万,同比增长仅0.3%;平均售价999元,同比增长仅4.9%——销量不振、提价不力,导致上半年智能手机收入的增速只有5%,相比于去年58%的增速大幅下滑。

  由于手机业务贡献小米营收比重超过60%,手机业务塌陷最终导致整体营收失速:2019年上半年,小米的营收增速大幅下滑;净利润同比下跌33.59%,是其2018年实现盈利以来增速首次下滑。

  更多数据反映了小米手机不再受欢迎:一方面,交货期从去年的63天增长至今年的72天,反映了下游销售的疲软。同时,今年以来每部手机平均售价大幅下跌,反映了品牌认知固化导致提价不力。

  一位小米手机的经销商炸金花游戏向投中网证实:小米手机的销量确实不行。

  事实证明,小米正在成为“低端机”的代名词。2018年,小米手机的平均售价仅为1374元,低于华为、OPPO和VIVO。一位券商研究员在报告中表示,小米的低价路线,实际上是消费降级。

  小米手机的质量也备受诟病,一位手机维修从业人士对投中网表示,小米做工不好,华为做工很扎实;此外由于小米手机的屏幕是分离的,这样虽然成本低但损坏后无法继续使用,相反华为等手机采用内外屏贴合的工艺。

  小米正在努力改变自己的形象。从2018年开始,小米大刀阔斧提高手机质量。并且自2019年1月起,小米作为独立品牌定位于中高端,和华为同台竞争;Redmi维持性价比路线。

  2019年,小米密集推出新机,逐步抬升价格,但一直在3000元以下徘徊,并且收效甚微。以贴牌模式起家的小米,本身不带有高科技基因,这使得提价困难。

  国金证券指出,小米受制于自身定位,因而难以形成对品牌策略进行动态调整的能力。反观华为和OPPO,都形成了低中高端的分布,OPPO的R系列和Find系列最高售价超过4000元。

  从研发投入上来说,2016-2019年上半年,小米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1亿、32亿、58亿和32亿,炸金花游戏占营收比例为3%左右,对比苹果,其在2019年上半年研发费用559亿,占比营收达9%。

  在委以重任的5G方面,小米自2016年才成立预研团队,研发节奏大大落后,此次新发布的5G手机在芯片、天线数量等方面也落后于华为。在5G时代,拥有自主技术的华为的优势将进一步扩大。

  在两年前,小米曾动过芯片自研的念头。2017年2月,小米发布自主独立芯片“澎湃S1”,但最后无疾而终。

  相较于苹果、华为等“大厂”,小米在在研发方面没有优势。芯片研发耗资巨大,由于小米手机利润率低,导致利润无法反哺研发,无法建立护城河。


最新留言